革三体故立新网

庞籍提拔狄青、司马光,抵御西夏,平定侬智高文学作品中,庞籍成为

庞籍提拔狄青、庞籍司马光,提拔抵御西夏,狄青定侬平定侬智高。司马文学作品中,光抵庞籍成为“庞太师”,御西多次陷害包拯,夏平令人深恶痛绝。智高作品中庞1015年,文学庞籍进士及第,籍成因治理地方给力,庞籍且敢于劝谏皇帝,提拔官职一路飙升,狄青定侬累迁至枢密副使、司马枢密使、光抵太子太保等,封颖国公,是北宋宰相。1033年,太后刘娥病逝,也就是文学作品中“狸猫换太子”的那位。宋真宗病逝后,刘娥大权独揽,宋仁宗没啥实权,很憋屈。刘娥人很好,“狸猫换太子”之事也没有,但她垂帘听政,宋仁宗形同虚设。刘娥病危时,下旨让太妃杨氏(章惠太后)垂帘。时任御史的庞籍极力反对:“皇上亲自理政才能明辨是非,不受摆布,垂帘仪仗应悉数焚毁,断绝后人非分之想。”刘娥尚在,群臣没人敢反对她,只有庞籍为皇帝着想,宋仁宗非常高兴。仁宗亲政后,庞籍担任开封府判官,执法严明,刚正不阿。仁宗妃子尚氏在开封有产业,便派身边亲信劝告有司,免除部分租税。官员不敢得罪后宫的人,想照此办理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庞籍不给面子:“大宋建国以来,从来没有妃子对地方官员发号施令,扰乱国政,传令者应该杖责。”尚氏的亲信被暴打一顿,灰溜溜逃回宫中。庞籍告知手下:“后宫传令,一概不理”,其执法严格可见一斑。1038年,李元昊在西北起兵,建立“西夏”,宋军连战连败,丢失很多城池,人民流离失所。宋仁宗认为庞籍能干,敢作敢为,便派他去治理陕西,兼任鄜延都总管、经略安抚缘边招讨使,抵御贼寇。庞籍到任后,召集流民开垦荒地,并俢筑要塞,以“堡垒战术”抗衡李元昊。庞籍、范仲淹关系很好,两人相互配合,边境情况有所好转。北宋“重文轻武”,军队战斗力低下,也没多少名将,与西夏作战很吃力。庞籍训练精兵,培养名将,尤其重视狄青,逐步扭转局面。1042年,庞籍派狄青率一万精兵,在战略要地桥子谷俢筑要塞,开展屯田。又派周美取承平砦,慢慢蚕食西夏,收复11座城池。狄青骁勇善战,庞籍也知人善任,多次派他去偷袭西夏,逐步消耗李元昊的有生力量,借助国力优势拖垮对手。但是,宋仁宗作战意志不坚定,李元昊同意“称臣”,取消“帝号”后,便议和,送岁币,赢得面子上的胜利。1052年,侬智高在广南西路作乱,还自称皇帝,年号“景瑞”。宋仁宗不能容忍,当即发兵讨伐,却一败涂地,连邕州都丢了。区区侬智高都搞不定,岂不是让辽国、西夏藐视大宋吗?宋仁宗不甘心失败,决定派大军讨伐,却苦于没有得力大将。庞籍推荐狄青,群臣没有反对,却要求派文官去监督。北宋重文轻武,武将地位低,皇帝也不信任他们,这是宋军屡战屡败的重要原因。宋仁宗犹豫不决,庞籍又劝谏:“狄青是行伍出身,不善于处理跟文官关系,如果派文官去监督,恐怕不能发挥他的才能。”庞籍苦口婆心,在朝廷上力排众议,宋仁宗决定采纳他的建议,让狄青节制岭南军务。狄青这才出征,放开手脚打仗,很快就平定了叛乱。狄青凯旋归来,宋仁宗非常高兴,对庞籍说:“狄青平定岭南,都是你的功劳啊。”认为庞籍才是首席功臣。《宋史》记载:“青起行伍,若以文臣副之,则号令不专,不如不遣。诏岭南诸军,皆受青节度。既而捷书至,帝喜曰:青破贼,卿之力也。”此外,庞籍还培养司马光,将其作为儿子来教育。庞籍与司马池(司马光父亲)是好朋友,司马池死后,庞籍栽培司马光,是他的伯乐。狄青、司马光,都是北宋风云人物。狄青抵御西夏,平定侬智高,战功显赫,是北宋中期首席名将。司马光官至宰相,他“砸缸”的故事,被录入教科书,影响深远。范仲淹、韩琦、富弼、欧阳修等“庆历新政的”顶级名臣跟庞籍关系都很好。他们相互欣赏,畅谈国事,为北宋中兴鞠躬尽瘁。宋仁宗生病时,苦于没有子嗣,担心朝廷出乱子。也是庞籍劝说,让仁宗在宗室中物色得力“储君”,以定国本,仁宗采纳。1063年,庞籍去世,享年76岁。追赠司空、侍中,谥号“庄敏”。庞籍是个好人,也是好官。但是,一本《七侠五义》、一本《呼家将》、一部《包青天》,庞籍成为“庞太师”,屡次陷害包青天,令人深恶痛绝。庞籍被抹黑,都是文学作品误导。跟庞籍有类似遭遇的名人还有很多:苏定方、张士贵、潘美、曹真。苏定方为唐朝“攻灭三国,皆生擒其主”,《隋唐演义》中却成为杀害罗成的凶手。张士贵,栽培薛仁贵,经常在唐太宗面前说他好话。小说中,张士贵成了陷害薛仁贵,想颠覆大唐的佞臣。潘美更惨,打仗厉害,跟杨业关系很好,作战配合非常默契。但是,一部《杨家将》让潘美成了“潘仁美”,陷害杨业,勾结契丹,想夺取宋朝江山,也是醉了。相对于苏定方、张士贵、潘仁美,庞籍应该更惨。庞籍、包拯交集不多,却生拉硬扯,让“庞太师”形象深入人心,背锅了一千多年,还要继续背下去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革三体故立新网 » 庞籍提拔狄青、司马光,抵御西夏,平定侬智高文学作品中,庞籍成为